手機版本

上海心理咨詢

咨詢解答| 公益講座 機構分部| 招聘專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來訪者心聲 >

迷失的自我(焦慮性抑郁)

時間:2014-07-14 10:13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我來上海已經兩年,男友也在上海。我是學企業管理的,找過兩份不錯的工作,待遇也不錯,但是我老是感覺老板和上司對我非常刻薄,總是在衆人面前說我、批評我,跟我過不去。最後,我只有辭職。現在,我在家裏呆了快兩個月,什麽也沒有幹。在這期間我充分地進行了自我調節,感覺比以前輕了許多。但是,現在我還是存在許多問題,很多時候我都很壓抑,喜歡發脾氣並且老是忍不住,老是想哭,焦慮得要命,煩躁不安,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要什麽,誰也不認識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麽了。
 
辭職後我想學點東西,學習英語。以前,英語是我的強項,後來慢慢的不好了,現在想提升我的英語水平,可是我怎麽也坐不住,學不進去,前面學後面忘,好痛苦,整天地胡思亂想。有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爲什麽這麽痛苦,可是又說不清痛苦在什麽地方,我現在把自己完全地封閉起來了,不跟任何人接觸,早上不願意起床,晚上還能輕松些。
 
沒辭職的那幾天,我的情緒波動很大,老是發脾氣,跟我男友的關系也很僵,每天下班後,他除了玩遊戲就不知道做別的,我真生氣。辭職後,經過自己調節,感覺我們的關系好多了。不過我感覺他這個人也有點心理問題,整天悶著,對我倒是很包容。我們現在還沒有考慮結婚的問題,在我身邊像我這樣的年齡沒結婚的人很多,我覺得很正常。
 
其實這種感覺很早就有,從我爺爺走了以後就有。我覺得有必要說一下我的童年。我從小是跟我的爺爺奶奶長大,父母在我八歲的時候就離婚了,我跟我爺爺奶奶生活了15年,那15年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光,爺爺奶奶非常愛我,我不缺愛,我感覺我比任何小朋友都幸福。但是這種幸福的時間太短暫了,爺爺在我15歲那年走了,我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的幸福也被爺爺帶走了,我很痛苦,忘不了爺爺,解不開這個結。
 
        從那天開始我就開始痛苦了。後來我跟姥姥生活了一年半,可是並不開心,姥姥沒有爺爺待我好。17歲那年我回到了媽媽身邊,媽媽再婚後也不幸福,繼父整天好吃懶做,他們的一點家産都給他的孩子,我和媽媽擠在十多平米的一個破房子裏面。房子很潮濕,我就在這樣的環境裏生活了十多年。媽媽每天都對我發泄她心中的不滿和憤怒,我成了她的出氣筒。在那十多年的痛苦生活中,我特別羨慕那些幸福的孩子,我嫉妒他們,憑什麽要我受這份苦,我上輩子欠誰的了?我還很清高,可是,我回頭想想,我清高什麽?我有什麽資本來清高?我什麽都沒有,以前讓我驕傲的學習已經不再了,我的學習成績早就一塌糊塗了。我開始自閉,不跟任何人交往,更談不上交心了,也不跟媽媽交流,她不懂我,她除了罵就不會別的了。
 
那個時候,我經常想到死,可是我不甘心,但是我已經沒法學習了,中考一塌糊塗;上高中後,我天天失眠,天天哭,我實在忍受不了,我跟媽媽說,你帶我去看醫生吧,我快死了,媽媽老大不情願的帶我去了,一個老醫生對我說:沒什麽大問題,少想點就行了,給我開了些安神的藥,一點作用沒有。最後高考一敗塗地,只考了一個三本。高考後,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在某電視台裏面看到一個老咨詢師,他的面相和藹可親,我就把平常省吃儉用下來了的錢拿出來,騙家人說自己出去打工,只身來到北京找他咨詢。他租了一個停車場裏面的一間小房子辦公,他的咨詢室房間裏面有一個小窗口,上面挂著一個窗簾,他給我咨詢的時候讓他的幾個學生在那裏聽,我非常反感,但是我只身在外,我不敢說什麽。我最反感的是在咨詢過程中,我哭得那麽厲害,他卻笑起來了,我驚呆了,這還是咨詢師?這還不說,他什麽都沒幫我解決,什麽也沒有分析出來,我的內心感受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感覺他在用他學到的那些理論往我身上套,我真的好失望。
 
前不久,我又找到了上海的一家很有名的心理咨詢機構,我預約了一位年長的咨詢師,因爲我懷念我的爺爺,我認爲這個年齡的人應該懂我,唉,結果還是一樣。他是很耐心地聽完我的傾訴,但是,我感覺那位咨詢老師是做工會工作的,他讓我要想開些,不要去糾結那些不愉快的記憶,開開心心地生活等。我郁悶死了,那些道理我比他還懂。我知道不應該去想那些,可我做不到,我也知道我只要做到了那些,我的問題就解決了,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能做到的話就不會來尋求咨詢師的幫助了。
 
經過幾次咨詢後,我對心理咨詢已經不怎麽抱希望,感覺他們都是講大道理的,只會告訴你應該怎麽著不應該怎麽著。後來,在網上遇到了病友,他給我介紹了神光的彭教授。抱著試一試的心情,我來到了神光心理咨詢中心。彭教授接見了我,在了解了我的基本情況後,他給我做出了分析,很多我沒有想到的東西他都說出來了,太厲害了,就像能夠看透我的內心一樣,把我的從小家庭情況、性格特點、我之所以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的原因都分析了出來,我感覺我還沒有他了解我自己。彭老師沒有像之前的那些咨詢師一樣給我講大道理,他說:我知道這些道理你都懂,你都能想明白,但關鍵的是你做不到,你不能去照著你所明白的去做。太有道理了,確實是這樣,就是做不到啊。我完全信任了彭老師,我相信我這次找對了人。接下來,彭老師爲我制定了治療方案,每一階段都有具體的技術去做,我只要認真去配合就行。不到一個療程,我的表面症狀就基本消除了,人一下子輕松了很多,感覺前幾年真是白活了。
 
最後,我要感謝神光,感謝彭老師!是他,讓我的生活又充滿了美好!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