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上海心理咨詢

咨詢解答| 公益講座 機構分部| 招聘專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來訪者心聲 >

我的強迫症

時間:2014-07-14 10:03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是一個對工作非常認真的人,兢兢業業,做什麽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我對結果很看重,很在乎榮譽和別人對我的看法。我很自信,也取得了很好的工作業績。相反,在生活上,我就有點隨便了,得過且過。本來一切都挺好的,工作滿意,生活過得去,可隨著最近幾年自己變得越來越神經,一切都變了。

我的童年生活中,媽媽是對我影響最深的人。媽媽非常迷信,並且有強迫行爲。媽媽每天都要拜神,要我和妹妹只能說吉利的話,不准我們上街玩,如果要去的話,媽媽就要我們吃大蒜,說外邊很髒,要吃大蒜殺菌。她每次出門都會檢查很多遍門窗和煤氣是否關好,有時走過了幾條街還要回去檢查。每次上街總要檢查十幾次看有沒有丟東西,而出遠門明明不尿急,但是她還是經常小便。那時對媽媽的一些要求很反感,但只能順從。妹妹心態比我好,沒有受媽媽影響,可我就深受其害,現在想來,也許我在那時候就已經有強迫了。但我很愛媽媽,從來沒有怪過她。她也很愛我們。

時候爸媽比較偏心,那時也不理解,覺得自己不是他們親生的。我和妹妹同時犯錯了,經常都是我挨打,妹妹卻不會。我學習很認真,在學校就把作業做完了,回家可以看電視。可爸媽卻要我輔導妹妹做作業,輔導完才能看電視。妹妹她很調皮,既不爭氣又不用功,做作業拖拖拉拉,經常都很晚了才做完,我也看不到電視了。我就對妹妹發脾氣,經常打她,打完又很心疼。長大後我對妹妹非常好,也許,是心裏面對她一直有愧疚吧,想補償她。

小我就很怕黑,現在也怕。幼兒園的時候,因爲調皮被老師關進了黑房間,到現在心裏面還有陰影。小時候住的環境也很差,要走一條又長又黑的長廊才能到洗手間和浴室。每晚去洗澡我都很害怕,一害怕就想跑。有時候不知爲何會在長廊上徘徊十幾次。可能當時就已經有強迫的傾向了吧。後來還好搬家了,新家環境很好,再沒出現這些想法和行爲了。

學四年級時體檢,結果檢查出了乙肝帶菌。數學老師叫全班同學都不要和我玩,並且借故不改我的作業。我當時很自卑,好像是被抛棄了,沒有人理自己,老師也不管我。只有一個同學不嫌棄我,願意和我玩。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最近因爲點事,她誤導我做投資,我倆翻臉了。我心裏很惋惜,可是已經無法挽回了。說起來也很奇怪,我的乙肝帶菌到六年級就沒了,之後每年體檢都沒事。直到我23歲那年,檢查出是小三陽。這方面我一點也不懂,很害怕,亂投醫花了幾萬塊錢。後來一家大醫院的醫生告訴我,我的這種情況不用治也行的,沒有傳染性,如果我小時候治好時打預防針就不會轉變成小三陽。只要堅持每年複檢就可以了。

24歲,我跌到了人生的低谷。我失戀並且失業,很難過,就搬回了家和爸媽住。有一次發高燒,整晚都睡不著,一晚上都聽見隔屋爸爸的鼻鼾聲。自此後,我發現我爸的鼻鼾聲大得我根本無法入睡,越想睡就越聽到,越聽到就越睡不著,有時他停下來不打了,我又怕他再打。整整一年多我都沒睡好。我爸怕我睡不好影響工作,搬到了出租屋去住,直到我結婚前才搬回家。可就在這時他突然中風,好在送醫院及時沒有留下後遺症。我感到萬幸,也很內疚。

婚後,和老公買了新房。聽別人說風水不好,我請了風水師來看。雖然風水師說沒問題,但我還是很害怕。我總在擔心這房子會不會有問題,以前是不是墓地。漸漸地我出現了強迫行爲, 每晚都要做一套指定動作才能安心入睡。現在已經持續了兩年了。

有過一次外遇,關系維系了差不多一年,現在分開了。那人還很愛我,我不敢再和他來往,怕舊情複燃。這件事我覺得很對不起老公,有時強迫自己告訴老公,但理性叫我不能說,老公很傳統,知道了肯定會和我離婚。理性跟非理性之間的鬥爭真的很辛苦。一直以來,我的追求者都挺多的,我看上的都會追求我。只有一個例外。我的一個高中同學,我暗戀他三年他都沒有發現。畢業以後到現在我都經常夢見和他有童話般的愛情,雖然,我連他樣子都不記得了。每次夢他的樣子都不同,但我覺得就是他。

知道什麽原因,我一直沒有懷孕。我是做房地産工作的,可能會不知不覺吸引有害物質,對懷孕不利。其實我很喜歡我的工作,雖然壓力大,但是很有成就感。大半年前我辭職了,去醫院做了一個宮腹腔鏡檢查。檢查結果完全沒事,但心病又犯了。因爲住院時聽說別的病房有人跳樓,當時很害怕,住院三天除了叫媽媽陪外,還要靠吃安眠藥才敢睡。出院我把所有的東西全都丟了,除了手提電腦。我覺得它們在醫院裏呆過,很不幹淨。手提電腦是新買的,不然的話我就送人了,拿回家來也一直不敢用。回家後我請了大師到家裏作法,大師恐嚇我說有不幹淨的東西跟著我,讓我懷不上孕,並說我給的錢不夠,只幫我趕走,不保證以後還會不會再跟上。就是想要我多給點錢。老公說他是騙錢的,我也知道。後來,我又花了很多錢去幾個地方化解,但是心裏面還是不放心。

了職整天呆在家裏,我的強迫就更嚴重了,並逐漸泛化,開始變得疑神疑鬼,有很嚴重的潔癖,出門就害怕把細菌和不吉利的東西帶回家,經常用柚子葉洗頭、洗澡、洗衣服、擦家具。有時還用消毒水擦東西。我還會要求老公按我的要求做,也弄得老公反感,說我要是再有這些行爲,他就拿我最怕的來對付我(就是把他家人的死亡證明放在家裏)。我簡直崩潰了,越來越焦慮,整天都在痛苦中度過。

覺得自己現在很冷,很沒有親情。如果家人去過醫院,我就不敢觸碰,怕他們把細菌和不吉利的東西傳給我。特別是有病的親朋好友,我覺得他們是時運差,怕他們把不吉利的東西傳給我。在大街上看見別人咳嗽吐痰我都避而遠之,馬上用紙巾按住嘴和鼻子,或者把我認爲不幹淨的口水吐到紙巾上,有種很不安的感覺。如果發現哪家人可能有人去世,或者經過香火店,心裏面也很不安。我現在連拜山都不敢去。對我來說,柚子葉就是我的救命草,我覺得它可以驅走一切邪氣。但現在老公不讓我用,說我把家裏弄得一團糟。

與老公分房睡有很多年了,一起睡就會覺得喉嚨有東西咽著,清理了很多次還是咽著,特別難受,忍不住要動來動去,弄得老公無法睡覺,只好分房睡。我一個人睡覺就很舒服。我留給別人的印象都很好,他們都不知道我有這些行爲和想法,只有老公知道。他很反感,我要是再不治好,婚姻肯定會出現危機。也許,是我太自私了吧,沒有站在老公的角度去想,不然就不會做出這些來讓老公反感。

于這些事,我和老公的關系越來越糟了,我知道是自己的這些強迫行爲和想法讓他無法接受,我也去過幾家心理咨詢中心,那裏的咨詢師給我講我要去接受它,允許這些強迫行爲和想法的存在,順其自然,不抗爭不激化,慢慢地就好了。還講了很多道理,說你越是去關注它,它就越存在,表現得更嚴重。他講的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確實是這樣,可關鍵是我做不到,當那種感覺來了的時候,什麽道理,什麽順其自然,統統不管用了,只能一遍一遍地去做。直到後來,我向一個閨蜜訴苦的時候,她跟我說起了神光,說起了彭老師。她說她一個親戚的孩子也是強迫症,是在彭老師那兒治好的。當時我也不信,我咨詢過這麽多家心理咨詢中心,都沒有什麽效果,對心理咨詢我已經失望了。

到我的強迫再一次發作,我真的受不了了,那種難受的感覺,比死了還痛苦。我來到了神光心理咨詢中心,見到了在這裏治療的孩子和家長。和他們交流後,我非常激動,終于找到希望了。接下來和彭老師咨詢後,我完全相信了神光。彭老師爲我制定了全面的治療方案,教給我具體的技術去做。並且修複我和老公的關系,整個療程老公都陪著我,給了我最溫暖的臂膀。經過1個療程的治療,我的強迫行爲和想法完全消除了,內心也變得自信起來,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和老公的關系也完全改善了,就像回到了剛結婚那段時間一樣!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