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上海心理咨詢

咨詢解答| 公益講座 機構分部| 招聘專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懼症咨詢中心 > 恐懼症文章 >

目前我國調節恐懼症的現狀

時間:2013-05-04 14:04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這是一個令我們非常擔心的話題,“目前我國調節恐懼症的現狀”其實也是目前我國的心理咨詢現狀,也是目前我國調節各種神經症的現狀。
 
     隨著社會的進步,生活節奏的加快,生活壓力的增大,神經症患者越來越多,越來越年輕,而我國的心理咨詢技術、心理調節技術也叫心理調節技術還是停滯在原地踏步,沒有真正地本土化,也沒有找到適合我們國人的調節技術。
 
     心理咨詢師的同行們,恐懼症來勢洶洶啊,而我們呢,竟還不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面對這麽嚴重的形式,而心理咨詢行業又是如此地尴尬,我們的心理咨詢師們應該做些什麽呢?我們不能再原地踏步,我們要進取,要進步,要改進,要創新,要去真正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緩解,不能讓它真的成爲精神癌症,藥物攻克它,造福于社會,讓那些飽受神經症折磨的朋友們早日健康快樂起來。
 
     記得前不久上海某師範大學一個心理老師在一個會上說了這樣一句話:我是一個心理咨詢師,我知道我只能做一些親子、情感方面的案例,如過遇到神經症患者,我就將他轉介,讓他到醫院去接受藥物調節。
 
     那麽在這裏想與大家探討幾個問題:
 
     你把它轉介到哪裏?那裏能夠真正調節恐懼症嗎?如果回答:是,說明他的人品的確不錯,職業道德不錯。如果不是呢?如果那裏也治不好呢?那這個行爲的意義就變了,就是在踢皮球,是不負責任的行爲,也說明他無能。我們甚至還會懷疑他的職業道德。
 
     其實:他這個時候就應該反問自己:自己能做什麽?會做什麽?做得了什麽?自己是誰?如果是老師:那只管教理論就行,如果是心理咨詢師,那就要有能解決別人心理問題的本事,現實中的心理咨詢不是講講書本上的大道理,因爲講大道理解決不了問題,這些大道理也不需要他來講。
 
     說起大道理,我們神經症人比他還會講大道理,在我們這裏調節的很多神經症人在評價這位老師的講話時說:你什麽問題都解決不了你做心理咨詢幹嗎?還敢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心理咨詢師。
 
     難怪接觸過心理咨詢師的神經症朋友說:他遇到的心理咨詢師就是一工會主席。
 
     其實大家都知道,藥物根本就治不好抑郁症、也治不好恐懼症,很多醫院知名的專家,雖然表面上不說、但都在私底下跟他們關系非常密切的家長都這麽說。
 
     當然也有人說:誰誰誰在那裏調節了,是吃藥調節了的,上次就這個問題探討過,因爲那些人是輕度的,而輕度的恐懼症只要離開一下壓力源,適當地放松一下就會好。詳文請見《有了恐懼症怎麽辦》一文。
 
     輕度恐懼症狀無論是藥物調節好了的還是自我調節好的的, 如果在生活或是工作中遇到刺激或是壓力過大,恐懼症狀還是會複發。
 
     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朋友,你跟他交流一下就知道了。
 
     因爲那只是緩解,不是真正的調節,我們很多恐懼症人也有過這樣的經曆,那就是現在回味起來,自己小的時候自就得過恐懼症,後來呢,都不治而愈了,但是現在呢?不也是複發了?而且更厲害了?我們的這個不治而愈其實就是現在大家最熟悉的森田療法的精髓,也是我們祖先“老子”的無爲而治的理論。
 
     如果所有的心理咨詢師都像這個人這樣不負責任,踢皮球、自己無能還自戀、職業道德那麽差;那麽我們的心理咨詢事業還能發展還能進步嗎?那就永遠停留在現在這個水平上了。那麽,所有的神經症,包括恐懼症就永遠都解決不了,那它們真的就成了精神癌症了。
 
     他的邏輯真的很簡單,他治不好這些不是因爲他無能,是因爲先輩們也不能調節,多麽堂而皇之的理由啊。記得一部電影裏面的一句台詞:軍座,不是我等無能啊,是共軍太狡猾。
再按照這樣的邏輯,我們的航天科學家就不應該去研究神六、神七、神八、神九、…..,爲什麽,我們先人都沒把航天飛機送上天,所以他們完全有充足的理由拒絕去搞這個研發。
再按照這個邏輯,我們的醫學一樣,只要是以前醫學上治不好的病,遇到了就應該放棄,因爲我們的先人不能調節。
 
     我們的心理學的先人知道了有這樣的無能後人,真的會爲他而蒙羞啊!
 
     再回過頭來看看我們心理咨詢方面的的那些所謂的探討會、研討會、交流會、督導會,都是在幹什麽?
 
     都是把書本上的東西、不厭其煩地一遍一遍地拿出來研究啊、探討啊、交流啊、甚至用書本上的案例來想當然地做督導,真不知道這樣的督導是在督導什麽。就是爲了形式?爲了政績?真不知道這樣下去我們的心理咨詢行業會發展到什麽樣。
 
     再看看那些調節恐懼症的書籍、調節恐懼症的文章和調節恐懼症的視頻,很多都是自己看了幾本書後寫出來的,聽起來真的有道理,但是在實踐中一文不值,爲什麽,因爲那些所謂的方法,恐懼症人根本就做不到。
 
     當然這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現在心理咨詢行業還沒有知識産權、專利之類的保護,很多心理咨詢機構都是閉門造車。所以才會出現沒用的東西都拿出來交流,交流的很少是有用的。
 
     我們的心理咨詢師肩負著非常艱巨的任務,那就是去完成我們先人沒有完成的任務,什麽任務呢?去幫助我們的神經症人、我們的恐懼症人真正地去解決問題。去尋找一套行之有效的,並且能夠真正徹底調節各種恐懼症的技術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像這位不負責任的咨詢師一樣。
 
     我們堅信這位老師的無能不能代表著我們所有的心理咨詢師都無能。
 
     記得北京大學一個心理學教授在探討這個問題時他就說:恐懼症通過心理調節肯定能夠調節,現在治不好只是說明我們還沒有找到適合他的辦法、方法。當那位教授在得知我們的《神光中心療法》調節恐懼症的原理後,非常認同我們的技術。
 
     相信我們很多心理咨詢師同行都有這樣的感覺,恐懼症一定能夠調節的。我相信很多心理咨詢師同行真正不認同恐懼症是精神癌症的說法。我們相信很多心理咨詢師都會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恐懼症在他們那裏再也不是難題了。
 
     當然,我們恐懼症人也不會認同這個理論。
 
     那麽,從這個不負責任的老師的的行爲裏面我們看到了什麽呢?
 
     真正、這個老師的不負責任的行爲不僅反映了他的無能,其實也反映了我們很多咨詢師目前的咨詢狀況,雖然說現在教科書上也是這樣說的,但是,我們試想一下,如果所有咨詢師都這樣去做,最終我們的心理咨詢行業會怎樣,是不是還是停留在現在這樣,什麽問題都解決不了的狀況下?
 
     其實我們的神經症人包括恐懼症人真的很寬容,他們也知道目前的現狀,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爲什麽不能和他們一起面對呢?一起來解決這些所謂的精神癌症?我們的咨詢格言就是:用您我的真誠共同創造心靈的奇迹。
 
     我們上海神光心理咨詢中心的專家組在這裏告訴大家,恐懼症、強迫症、抑郁症等神經症能夠徹底調節,他不是精神癌症。
 
     所以我們在座的心理咨詢師同行們,我們肩上的責任重啊,任重而道遠啊!
 

 
上海神光心理咨詢中心   彭瑞林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