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上海心理咨詢

咨詢解答| 公益講座 機構分部| 招聘專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神光文集 >

給求助者及其家屬的一封信(二)

時間:2019-06-04 13:53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第二部分:我們在解決一般性心理問題時的心得。
 
 
 
我們《神光心理咨詢中心》自成立之初,就立志于我國的心理咨詢事業的發展,決定從實踐出發、從實戰出發、以解決問題爲主、以結果爲導向,決定成立專家小組專攻心理咨詢與心理治療,真正爲求助者服務,去幫助他們解決各種心理困惑。
 
在現實咨詢中,我們發現,很多來這裏咨詢的人,什麽道理都懂、都明白,但是一到那個時候,自己就什麽也做不到了,他們都表示,我們不需要那些所謂的大道理,我們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辦法來解決自己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爲要想真正解決求助者的問題,第一、必須找到問題的根源;第二、必須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來幫助他們;經過長時間的探索、研究,我們在這一課題上終于取得巨大的突破。如:在親子案例中,我們發現親子關系出現問題,主要是父母不理解、不懂孩子的需求、不懂得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的心理與生理需求,往往很主觀的把自己的經驗、感受強加給孩子,爲了孩子將來的成功與幸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創造一切能夠創造的條件幫助孩子學習,物質上無條件的滿足,對孩子的精神需求往往過多的忽視,最後的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讓父母知道孩子在每個年齡段的生理與心理需求,知道怎麽去跟自己孩子互動、怎麽去尊重、理解和信任自己的孩子,這些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
 
厭學、早戀、網瘾、考試焦慮、考試緊張、高考心理輔導案例中,我們發現,這些孩子內心是很想學好的,但是他們發現自己怎麽用功都學不好,在學校,他們坐不住、整天胡思亂想、注意力無法集中,而這些行爲和感受是沒有人能夠理解的,唯一的辦法就是逃避,無論是早戀、網瘾還是厭學只是其實逃避的方式之一;因爲這些孩子太在意考試結果了,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和評價,在巨大的壓力面前,他們發現自己越是在意的考試就越緊張、越焦慮、越是重大的考試越是緊張,而這種緊張與焦慮自己是無法控制的,只要一到了那個場景、一想到那個場景,就緊張和焦慮,只要知道了是這些深層次的原因就好辦了,那麽我們要做的不是去跟他們講大道理:什麽學習是爲自己好啊!是爲了自己將來怎樣怎樣啊的大道理;我們只要有辦法幫助孩子在學校裏面能夠坐得住、能夠不去胡思亂想、注意力能夠集中,孩子就會回到學校,學習成績就會上去,知道了如何放松、如何調節情緒,考試就不會焦慮和緊張,還要讓父母知道孩子的這些行爲背後的真正意義時,父母也能夠理解孩子了,這樣問題就能徹底解決。
 
不久前我們做了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就是一個學習成績非常優秀的高三學生,突然跟父母提出想辍學,不想讀書了,然後再也不到學校去了,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吃飯、不跟任何人交流,父母還經常聽到房間裏面有輕微的哭聲傳出,父母怎麽也想不通,好好地一個孩子怎麽會突然這樣,最困惑的是孩子不跟自己交流了,父母不知道孩子現在到底怎麽了?
 
萬般無奈之下找到我們神光心理咨詢中心,專家經過仔細分析後認爲:問題是出在孩子過分的要強性格,高考的壓力,加上孩子的抗壓能力較弱,最終不堪重負被壓垮,學習成績慢慢往下降,要強的他使足勁的想把成績趕上去,可發現自己怎麽用功就是止不住成績往下滑,于是內心的矛盾、沖突最終導致孩子在學校坐不住、注意力無法集中,整天處于這種糾結于痛苦之中,于是孩子就選擇了逃避,回家後要強的他不甘心自己就這樣頹廢下去,想走出去、想回到學校、想去上課,但是他不敢面對,因爲那種無力感、無助感隨時陪伴著他;在找到問題的根源後,專家傳授給孩子一套讓自己能夠坐得住、注意力能夠集中的方法,一周後孩子順利的回到了學校。
 
在婚姻和情感案例中,出現的問題主要就是彼此不懂對方的需求、不懂得正確的互動模式和溝通,不知道怎麽去拯救、彌補和包容;只要讓彼此知道對方的人格特質、知道彼此的心理需求、懂對方,然後傳授他們正確的互動模式、正確的溝通技巧,幫他們建立良好的親密感、信任感于彼此的安全感,讓他們真正懂得情感與家的含義、真正懂得尊重、理解、信任與支持,他們的隔閡就會慢慢消除、裂痕就會慢慢愈合、婚姻就會越來越幸福。
 
職場壓力、人際關系其實最簡單了,只要讓來訪者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人格特質,知道自己的需求,然後從宏觀到微觀、從整體到個體進行全方位的分析,最後幫助他制定可行性的人生規劃,傳授他具體的溝通模式,問題就能徹底解決。
 
只有這樣的心理咨詢,才能真正的解決來訪者的困惑,大大的縮短來訪者解決問題的時間和金錢,這也是我們心理咨詢要達到的目的: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給求助者的一封信(一) 引言
 
給求助者的一封信(三) 治療神經症的心得。
 
給求助者的一封信(四) 《神光中心療法》在治療各種神經症上有幾大優勢。
 
給求助者的一封信(五) 《神光中心療法》在治療各種神經症上的一些困惑。

神光心理咨詢中心 彭瑞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