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心理咨詢

中心介紹| 神光療法| 視頻講座 浦東分部| 招聘專區| 聯系我們
上海心理咨詢熱線:021-22819129
當前位置: 主頁 > 神光文集 >

學生自殺案例引發的思考

時間:2012-11-04 23:20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2011年10月24日下午5時許,阜南縣城關鎮第二小學兩名小學生下午放學後喝下農藥自殺,此事一經報道,網上就被炒得沸沸揚揚的。

    有人把這個結果歸結于我國的教育制度、有人把這個歸結于學校、也有人把這個直接歸結于那個數學老師、還有人覺得跟孩子的家庭有關;

    個人認爲:如果把責任單純地歸結于我國的教育制度是不公平的,因爲國家教育局早就認識到學生壓力過大,很早就提出給孩子減負,各地教育主管部門也出具了更明細的減負標准,如:取消奧數、競賽成績不得作爲入學條件、不得舉辦實驗班特長班、不得通過校外培訓機構招生等,2010年安徽省也成爲全國中小學生減負的試驗省之一,並出台了較爲詳細的規定,從各個方面給孩子減輕壓力(我們要思考的是:壓力真的減下來了嗎?)。

    那麽單純地歸結于學校也不公平,雖然上面總是在喊要給學生減負,可到處都在陽奉陰違,因爲學校如果不抓學習,就沒有升學率、領導就沒有政績、學校就沒有地位、就沒有生源、也就沒有了收入,就聘請不起好的教師、那樣就要喝西北風,最後就無法向上面交差、無法跟家長交代,因爲大家評價重點學校學校的標准是用數據說話(我們再次思考的是:我們在育人、在培養下一代的過程中,這個數據我們該如何去理解?)。

    把責任單純的歸結于老師?還是不公平,說良心話,現在老師的壓力不亞于學生,一來教師崗位競爭非常激烈;二來、班級學生的升學率、考試排名等都直接與自己的績效、待遇挂鈎,還有新世紀的孩子非常有思想、有個性、抗壓能力較弱,互動的難度更大,加上學生太多,出事的班級就有98個學生,這麽多學生一個老師是很難做到面面俱到;我相信絕大多數老師是用真心對待自己的學生,是爲了學生好,出發點絕對是對的,也許他們的教育方式、方法不一定正確;就像我們的很多父母愛自己的孩子、希望他們能夠幸福、快樂的出發點是對的,但是,表現出來的行爲模式、愛的方式不一定正確,讓孩子感受不到;當然,也有極少數老師,在這個經濟時代,經不起誘惑,他們自私、貪婪、不負責任、嚴重缺乏職業道德,將育人當成自己斂財的工具,其實這個現象很普遍,越是重點學校這個現象越嚴重。現在就有一個在我們上海神光心理咨詢中心這裏接受心理調節的學生,他就是因爲參加了別班老師的補習課而沒參加本班班主任的補習課,自此就不斷地被班主任老師穿小鞋、找毛病、挑刺、打擊,直到最後被打垮(育人和毀人只在一念之差)。

    怪父母?父母更委屈了,父母辛辛苦苦的打拼一輩子,爲了什麽?不就是爲了孩子有一個安逸的生活環境,爲了孩子將來更幸福、更快樂、更有出息,爲了提升孩子的學習成績,他們滿足孩子的一切物質要求,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幫助孩子,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條件來幫助孩子學習,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來幫助孩子學習、上最好的學校;陪讀、請家教、特長班、補習班、興趣班、奧數班、班班相扣,花再多的錢和精力在所不惜。(那些無知的父母啊,這些是您的孩子真正所需要的嗎?您可知道您的孩子是在什麽情況下才願意學習?學習效率才高?)

    那麽到底是誰的責任呢?我想還是把這個問題留給大家去思考吧。

    出事到現在已經一個月了,該轉校的也轉校了,該處理的也處理了,該總結的已經總結了,該吸取教訓的已經吸取了,表面上貌似這個問題已經到此爲止了,但是問題真的到此爲止了嗎?

    我記得當初富士康在三連跳的時候,我就說過,要注意從衆效應,因爲我知道,人如果長期處于壓抑之下就會出現憂郁情緒,有了憂郁情緒就會對什麽提不起興趣,沒有了快樂、對前途失去信心,就會産生厭世情緒,這個時候只要有一跟導火線(類似一個指示牌出現時)就會點燃這個厭世的沖動,從衆效應就會發生,如果管理層不能及時的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富士康的指示牌就是跳樓),那麽一跳接一跳的不可避免了。直到九連跳後,我在接受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再次談到這個從衆效應問題。

    今年溫州老板集體跑路剛開始時,我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還是談到這個從衆效應問題時就指出,只要這個問題沒有處理好,從衆效應一般發生,後面就會有很多類似的人會群起而效之,到目前爲止,溫州老板的跑路還在絡繹不絕地繼續著。
阜南縣城關鎮第二小學這兩名小學生的自殺事件一經報道後,我就再次擔心這個從衆效應,我沒有在這裏危言聳聽,我只是想告訴我們的家長、我們的老師和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很多來我們上海神光心理咨詢中心接受心理調節的抑郁症孩子,他們都是學校的佼佼者,有的還是縣、市、省級的狀元,他們都說:現在學生的壓力是非常大(其實這點我們都知道),他們除了完成學校布置的繁重的學業外,還要完成父母爲之布置的各種作業,還要參加各種特長班、補習班、興趣班、奧數班等,從早上睜開眼睛到晚上閉上眼睛,除了學習就是學習,很少有真正屬于自己的時間,就是學校的體育課也會被老師以各種理由占用,家長和老師只關心自己的學習和成績,很少來關心他們的心理需求,從不關心他們的精神上的需求,自己成績下降沒有人能夠理解,都以爲是自己不懂事、不願意學,他們不知道我們在學校裏是坐不住,是聽不進去,老是在胡思亂想,是思想無法集中了,怎麽控制都控制不住,自己非常壓抑,又無法得到父母和老師的理解,很多時候就想到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又怕死,他們非常羨慕那些有勇氣自殺的人,更羨慕那些自殺成功者,他們說如果沒來到這裏接受治療,他們也許會走上那條路。

    這兩個孩子也是因爲各種各樣的壓力集中在一起,沒能有效地、及時地釋放,加上在沒有得到老師的尊重,沒有人理解的情況下,最後把所有的怨恨都投射到老師的身上,幸虧搶救得及時,否則就是兩條生命,極端的行爲過後,她們得到了什麽呢?

    她們的生活通過這件事情會來個180度的大轉彎,首先是他們憎恨的老師受到了懲罰,他們也離開了自己討厭的學校,現在的老師與自己的父母也會開始關注她們了,父母也會開始理解孩子了,雖然她們還會有許許多多的不如意,但是比起以前他們會感覺幸福了許多。(這就是好處,我們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好處,孩子也一樣,當他們遇到類似情況得不到有效解決時,我們換位思考一下,您就是那個孩子,您知道了上述那件事情,那麽您想怎麽做?您准備怎麽做才能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的教育工作者,我們的家長如果還不從這件事情上吸取教訓,不去重視這件事情帶來的嚴重性,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還是會出現類似的事件,富士康去年花了那麽大的力氣,終于止住了跳樓事件,但是,今年還是出現了;溫州老板在政策面繼續轉暖的情況下還在繼續跑路;這就是模仿、從衆的威力。

    我相信:
    只要我們的老師還在一味的繼續在意學生的學習成績,用統一的模式教育學生而不知道要因人施教的時候;
    只要我們的家長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所謂給孩子的幸福和快樂是否是孩子真正需要時候;
    只要我們的老師、家長不能夠真正做到尊重、理解、信任我們的孩子的時候;
    只要我們的老師與家長忽視了孩子的精神與心理需求的時候;
    處于長期壓力之下的孩子,如果不能及時釋放自己壓抑的情緒,不管是出于要挾還是模仿,或是剛才所談到的從衆效應,我相信最後的結果是大家不願意看到的。

上海神光心理咨詢中心首席咨詢師—彭瑞林